How to Survivor in the REAL WORLD

偷懶了很久沒有更新,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已經沒有什麼針對“念電影”一事可以再發揮的內容了,而在業界工作的事情又比較敏感,不敢亂寫,就這樣糾結到了現在。

前幾天又開始有年輕人透過這個Blog約了ST(ART)的服務問了我許多申請學校以及電影生涯的選擇問題,我覺得是時候更新一下我工作四年至今的一些心得了。

1. 在電影學校做電影與在真實世界做電影的區別

這裡指的“做電影”包括寫劇本、拍短片等等涵蓋所有創作的事情。在學校的時候,你在寫什麼電影、想拍什麼電影基本上只為自己一個人服務,不用考慮投資人是否能回收成本、觀眾或影評的評價是什麼等等,創作的源頭乃至動機相對單純——我喜歡這個故事或是我想說一個什麼故事。好處是你可以盡情的釋放自己的創作能量,找到專屬的創作方式;壞處是,鮮少在電影學校創作的作品有機會在市場中成立。這裡說的成立不是指賺大錢,而是指拿到真實世界時,投資人也好、其他主創也好,不見得會用你創作該電影的理由來理解甚至是欣賞你的作品。

工作之後,慢慢地開始掌握到如何用主觀與客觀的眼光來分析別人的作品乃至自己的創作。你不可能強迫別人認同你的作品,觀眾某種程度上是很冷血的,他們才不管你失眠了多少個夜晚才寫出這個100頁的劇本,他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選題不好、主題不明確、情節不夠精彩、角色不出彩,那麼很抱歉,努力不等同於成果的品質。所以愈早能跳脫出自己的主觀感受與視角來寫劇本、拍電影,那你就能愈快適應這個真實世界。當然,這裡不是要你迎合大眾口味只作受歡迎的電影,而是要你找到正確的方法讓你的作品能被他人(除了你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接受。

我現在看外面遞進來的劇本乃至是自己在寫劇本時一定會先問三個問題:

(a) So what? (Why do I care?) 為什麼我(作為觀眾)要在乎這個故事或是角色的遭遇?

(b) Why should I believe you? (How the movie convey it’s set up) 為什麼我要相信你(電影)告訴我的事情?

(c) Why should I watch this and feel it is worth my time and money? 為什麼我應該要花我的時間與金錢看這部電影而且 還覺得好看?

—— (a) 關係到觀眾是否能入戲,跟電影選題與前面15分鐘的戲的寫法有很大的關係,當然,還有你的主角如果在這段期間內不能站穩腳,讓觀眾願意跟他/她一起走下去,那麼不論你後面怎麼演,觀眾就會進入一種“到處挑刺的狀態”;

—— (b) 關係到觀眾是否會看到一半就出戲,除了仍然是跟(a)有關之外,這部分成立的關鍵就是在於情節的設置,是否有足夠強大的懸念與足夠多的反轉,如果觀眾都覺得他/她比你還早一步就預測到會發生什麼事情那他們就會進入“無聊狀態”。

—— (c) 則是最後讓觀眾離開戲院時會覺得心滿意足且會推薦給他/她朋友的關鍵,這是最困難的,也不是三言兩語解釋完的,這必須充分掌握住自己的電影的“賣點”與“看點”分別在哪裡,有機會在詳述。

2. 先學會做人、不要怕當別人的免費工

美國電影圈有一句話很有名:Be nice to people on your way up you because you’ll meet the same people on your way down.

這一圈就這麼小,轉來轉去就是這些人,不是說要去討好別人,而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不要忘恩負義、自私自利、對別人頤指氣使等等,因為你們很有可能未來會有機會合作,而電影這一行當本來就不是一個很“客觀”的世界,你有沒有才華遠不如人家喜不喜歡你重要。我碰過不少本事不差卻因為性格不太好而一直很難有機會的人,反之,有更多是根本沒有什麼本事卻因能讓關鍵人物喜歡他而得到別人也許得奮鬥多年才能得到的好機會。

還記得以前在學校時以及剛出社會時,常常在幫別人或前輩作一些免費工,曾有人提醒我說不要白白給人佔便宜,但我的觀點是,你不給人佔一點便宜人家怎麼知道你能做這些事情呢?畢竟我是一個新人,人家不太可能在對我毫無瞭解的情況下就找我作項目、寫劇本,我得先證明我不但有能力而且我“很想要跟這人工作”,總有一天,這人在碰到什麼項目時,他會想到我。當然啦,我運氣比較好,碰到的人都有給我這個機會,我知道有不少人是就這樣無止盡的被利用下去,所以這還是要看對象的。

3. 不要只緊抓著一個項目不放

以前在電影學校的時候,老師告訴我們畢業短片與手中的那份打磨很久的劇本就是你通往業界的鑰匙,標準流程是短片在某影展得了獎,然後努力把手中的劇本遞給在影展上認識的投資人或製片人或其他能幫助你的人。我現在要說,這事情成功的機率非常小,我確實認識一些人因為這樣而有機會拍了他們的第一個長片,但更多時候,你的短片不會得獎,或是即便你得了獎,也沒能幫你開啓任何大門。這沒有什麼深刻或複雜的原因,現實就是這樣。我不是要你放棄你的劇本,而是要你多準備幾個項目,因為你找不到人給你機會並不一定是這個劇本不好而是你可能還沒碰到對的合作方而已。如果你手中能有兩三個,甚至是四五個不同的項目,那麼當你跟某投資人或是製片人有難得的一次會面時,你手中能有機會打動對方的項目的機率比只有一個大得多。這不止適用於新人,更適用於所有的人。

4. 找到一個好的老闆比唸一所有名的電影學校更重要

關於這一點我可能一談再談過很多次了,所以就不再贅述。總之,我過去這兩年來有長足的進步很重要的原因便在於我遇到了一位很肯花時間與精力教我所有關於電影一切的事情的老闆,而他本身做電影的勤懇態度也讓我十分折服。也因為他的指導,且願意給我這個機會,讓我也有了電影生涯中第一個編劇的credit。從練習改劇本到實際改劇本乃至在拍片現場改劇本都是一段段寶貴的經驗,這一段經歷再另行分享,但我可以說在參與籌備與拍攝《智取威虎山》的幾個月的時間遠比我在電影學校三年學到的東西還多,這一切都得感謝徐克導演。

 

以上雜七雜八的心得,似乎有點虎頭蛇尾,不過這確實是我最近的一些感慨,我在做電影的道路上還很不成熟,有諸多不足之處,望與大家共勉之。

tiger mt.

我所不知道的北京:咖啡廳中的人們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在咖啡廳坐著看書、打電腦的人,但有時為了逃離一些人或事,還是不得不躲到這個我沒有任何歸屬感的地方。若是在台北,我會躲到行天宮圖書館,那裡是我在台北唯一像家一樣的地方;在北京,我只能躲到這間在新光天地中的Starbucks,因為好幾次跟人約在此處碰面,使我對這間咖啡廳有著比其它間店更多的熟悉感。

坐下來後,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看大家在幹麻、有幾人有iphone、ipad。通常,五桌人中有四桌人會拿著iphone或有最新的款式(目前是白色的iphone 4)、兩桌人有ipad、零點五桌人有Macbook。這些人不管是一個人或是多個人坐在同一桌,他們總是靜靜的在與手中的高科技對談而不是對面的人類互動。其它在講話、在看書的人,則是會把我叫不出品牌的手機擺在桌子上,讓它維持著原來電話該有的模樣與位置。 不管是十七、八歲的少女或是四十幾歲的中年大叔,每個人都是捧著保養良好或加殼保護的iphone,或用單手、或用雙手拇指(有時需要加用食指)在與他們不會說話的朋友交談。不像那些在看雜誌的人三五不時會抬起頭來注意身邊的人的動態,這些用手指指揮世界的人不會受到真實世界的影響而有任何的動搖,他們總是沈默著在征服世界。反倒是我們這些不屬於手指族的人們有些無所適從,總是在東張西望的想知道別人在幹嘛,好奇在那麼小小的銀幕上是不是正在發生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偶爾會有些人桌上擺的不是Starbucks的杯子而是別的飲料:王老吉、雀巢檸檬茶、自家保溫瓶等,他們通常是坐在店外的座位上,幾個人邊抽著菸邊高談闊論著,他們反而比較像是我記憶中咖啡廳中的人們的面貌。 我並不知道其它間的咖啡廳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光景,但我的好奇心還沒有大到讓自己捨棄這間店去別間做田野調查。況且,我是個連咖啡都不喝的人,來Starbucks我還可以點碧螺春,去其它店裡我得重新開發無咖啡因的飲料,還是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