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Kj Yen對“關於美國電影MFA教育的迷思與自我實踐練習”的回覆

首先,非常感謝KJ Yen對此篇的回應,電影與人討論,進步會更快。特別專文與你討論:
(斜體字部分為KJ Yen的回覆)

最近在準備申請學校,逛著逛著就到這邊來了,覺得這裡是座寶山呢!

謝謝!希望對你申請有幫助。

看到關於大白鯊的這幾個問題,我覺得滿有趣的,想嘗試回答看看

如果主角的最終目標是保護鎮民的安全,大白鯊的存在原本只是一個”可以控制的威脅”,他們只要封鎖海灘然後殺死大白鯊就行了,大白鯊其實不是威脅安全的最大阻力,阻力反而是鎮長跟反對封鎖海灘的人,所以反派應該是那些想賺錢而反對封鎖海灘的人。

至於大白鯊本身是什麼呢,大白鯊的出現有點像是一種環境的狀態,在這個狀態裡讓隱藏在表面下的人性浮現出來,也有點像2012裡面的大海嘯、世界末日裡的隕石或加州大地震裡的地震吧。

我覺得可能不會一上來就先說大白鯊是“可以控制的威脅”,因為可以控制的話,就不是什麼太大的威脅了。電影中設計的大白鯊其實是有點誇大版的,牠比一般大自然中的鯊魚更嗜血、更有攻擊性甚至是針對性,就像一些災難片中會設定“百年一見的龍捲風/地震”一樣,所以精確地說,大白鯊是“不可控制的威脅”,而之所以不可控制,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牠來自於大自然。人與自然的對抗,是這個電影的核心命題之一。

再者,就是你提到的真正的反派是誰,比起只是要吃飽喝飽的大白鯊,真正可惡的是明知道有危險,卻為了利益而罔顧他人性命的那些人(由鎮長領頭且為其代表),相比之下,大白鯊只是在做一件動物生存本能的事情罷了。

 

最後為什麼是主角殺死大白鯊呢,這個我比較沒有把握,表面上來說主角是警長,或許象徵了正義與秩序,架構上來說,打從一開始主角發現大白鯊的誘發事件起,觀眾就一路期待著最後主角與大白鯊對決的必要場景,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理由哈哈。

期待能聽到你的看法!

重點來了,我們來看看這條獵殺大白鯊小組的組成:不是特別有勇氣但有道德堅持的警長、對鯊魚很了解的生物學家(靠腦子不靠動手型)、自譽為獵鯊能手的獵人。以戰鬥力來說,怎麼看都是獵人是最高,他也十分清楚這一點,以至於他的優勢也是他的劣勢——狂妄。情節上,他的驕傲自大是造成他失敗的主因,但這背後的邏輯是“人類面對大自然時的狂妄,終究會招自毀滅”的主控思想在運作。同樣是要消滅大白鯊,警長卻很聽從生物學家對大白鯊的分析,行事小心謹慎。更重要的是,他要消滅大白鯊並不是為了“證明自己很厲害”(獵人的動機),而是要保護小鎮的人的性命與未來。他做這件事情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同胞。我覺得這就是《大白鯊》讓這三人組團殺大白鯊背後的思想也是電影厲害之處,如果只是要讓人類英雄主角與怪物大白鯊兩股勢力一較高下,最終讓英雄拯救世界,不需要費心打造獵人這個角色,甚至是生物學家這個角色都不需要戲份那麼吃重。《大白鯊》想要強調的是我們人類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即使是戰鬥力最強的人也很脆弱,而如果態度狂妄、不尊重大自然的力量,下場將會很慘烈。反過來說,如果能正確認識到大自然並對它敬畏,人還是有機會與之對抗,但征服大自然必定不能為了一己之私,而必須是為了生存這樣在大自然面站得住腳的動機才行。

 

以上是我的看法,謝謝你的回應。

 

Lyra

3 thoughts on “RE: Kj Yen對“關於美國電影MFA教育的迷思與自我實踐練習”的回覆

  1. 嗨Lyra你好 :) 我是因為KJ推薦來到Blog挖寶的礦工,現在正朝著編劇的路上發展。
    看到大白鯊的討論個案覺得很有趣,你們兩人的對答,我也覺得很認同,同時想回應看看,關於你在《關於美國電影MFA教育的迷思與自我實踐練習》文章中所提到的:“主題”、“角色行動”、“高潮”三者之間的關係。

    主題:這方面,你們兩人的問答,我認為已經詮釋出來,那便是:人在面對自然災難時,仍需要保持謙卑和敬畏。更進一步說明,人還是可以在保有道德良知(警長)與善用智慧(生物學家)的同時,來試圖解決問題。

    角色行動:我的理解是,電影是靠著Plot和Active去推動的,所以只有藉由Active才能夠隱喻的傳達編劇/導演想說的話。在《大白鯊》中,索性將主要角色分為:警長、市長、生物學家、獵人(拜託大白鯊受害者半夜不要來找我QQ),以下為角色的動機與行動:

    警長:目的—保護鎮上人的性命與未來;行動—行事謹慎,也熟知自己的不專業,對自然敬畏。(人性的良善、使命感)
    市長:目的—保護鎮上的旅遊業;行動—推翻封閉海灘的行動。(人性的險惡、貪婪)
    生物學家:目的—?行動—?(想了一下,我覺得生物學家的角色,頂多做到提供專業知識、人類智慧的象徵。但在電影裡,他卻變成一個輔助獵殺的角色,我想是為了強調人類在面對不公不義的事情時,也會挺身而出的道德行為,這當然能增加劇情的高潮張力。但我覺得這一點,同時會削弱一些生物學家“身份”與“行動”之間的關聯性,讓兩者不是很明確。)
    獵人:目的—賺錢與展現自己的本領;行動—要求一萬美元的報酬,破壞無線電(人性的傲慢、貪婪、害怕丟臉)

    高潮:我認為三幕的區分點是:鎮上的騷動、三人出發、船隻完全毀壞後的行動。再由四個角色的行動去展現故事的主題。
    第一幕:鎮長 vs 警長+生物學家。儘管鎮長做了許多錯誤,或是稍微道德瑕疵的事情,但普遍而言他背後代表的目的,還是良善的保護鎮上的旅遊業,他反映的只是鎮民壓抑的本性:「先別說鯊魚了,生活還是要過啊!」也因此,如果出現討厭鎮長甚至處理掉他的Plot,反而會否定警長想要保護鎮上的目的。另一方面,鎮長不尊重生物學家判斷的行為,是不尊重專業和拒絕認清事實的代表,希望事情到此結束就好的心態。

    第二幕&第三幕:獵人 vs 警長+生物學家。想把二三幕併在一起討論,這樣高潮點也會更明顯。
    第一回的交手只是試探。同時在退回船艙的時候,讓獵人回想起他經歷二戰的事情,則讓他能夠給觀眾一些投射:「啊,他也是人啊!」
    第二回的交手船體的破壞+讓獵人的展現。這時候又讓獵人的劣根性出來,拉不下面子所以破壞了無線電:「阿,他還是去死好了!」,同時也展現一下獵人的經驗與技法(拉進淺水灘想讓大白鯊窒息),要證明他嘴上說一堆,還漫天開價,但他真的是有用的人才!
    第三回則是無計可施之下的對壘。收掉獵人的角色(掰QQ),證明人類的傲慢與不尊重是會致命的。然後,留下道德良善的英雄,與代表智慧的生物學家。

    想拋磚引玉做進一步的討論XD”另外如果有些情節記錯了>’<敬請原諒啊啊。另外真的很感謝你當初有寫下這些文章,讓後進的我們都有跡可循 :) 。

      • 謝謝你的回覆,你跟KJ如果常常進行這樣的討論,我想會很有收穫。電影我很久沒看了,所以情節上我暫時還討論不了,不過我可以回應你寫到的一段東西,希望對你有幫助:

        “角色行動:我的理解是,電影是靠著Plot和Active去推動的,所以只有藉由Active才能夠隱喻的傳達編劇/導演想說的話。”

        我認為,通常來說,電影的核心是主題(Theme),主題是靠角色(Character)的行動(Action)去彰顯,而這些行動的串連形成情節(Plot)。主題,如你所說,就是傳達編/導的訊息或他們想探討或挑戰關種的議題、價值觀等等,想要更深入了解這部分,推薦閱讀亞里斯多德的《詩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