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ANDY LOUIS TABRIS一文#2

ANDY: 另外我想請教一下您是如何培養有條不紊的思緒呢?之前有在別篇文章看到您有做筆記的習慣,是不是哥大還有提供什麼比較特別的訓練呢?坦白講會讀電影很大原因是數學不好,連帶我邏輯概念就蠻差的。現在卻為了GRW AWA非惡補不可,但是覺得少說幾年功夫跑不掉。雖然有進研究所,但是老師都領進門剩下還是要靠我自己摸索,坊間很多的邏輯書都主打用符號講解,看了就眼花,只找到幾本比較白話點了…所以才會有想法是不是能念點法律來磨磨看(不過LSAT比GRE更難搞),不好意思問題無聊點,煩請您幫我指點一下,謝謝。

LYRA: 由於要回覆的內容有點長,故又新開一篇文章。 坦白說,我認為自己的思考能力也並沒有出色到可以分享自己的方法作為他人的參考,在此問題上我既沒有權威性也沒有探究過我的方式是否適合全部的人,僅僅分享我的經驗與體悟。

1. 進學校不是為了得到老師可以“教”你什麼

首先,學校提供你老師傳道、授業、解惑,提供你各種資源像是圖書館、writing center等,它僅僅是提供你一個環境“學習”,但學習的責任與方法在你自己身上。更而甚者,學習也不是只有在學校中才做的,如果你想成為任何一個領域的佼佼者你就不可能是只有白天上課上班時在學習或工作,而是每天不論日夜都在想著要怎麼學到更多、怎麼進步。講了這些,我只是想講念所謂的“好學校”是絕對有好處的,但這並不保證任何事情。

我自己是因為從小就想當科學家,已經習慣要去觀察以及懷疑所有的事物——即使是權威也不例外。高中又因打辯論的緣故,建立了一套檢視各種資料、邏輯分析的系統,之後應用到了生活裡面。我建議你,若想加強日常生活中的邏輯應用的話,讀讀一些經濟學家寫的書,像是《怪誕經濟學》、《反常識經濟學》等這些會引發你進入思辨程序的非文學類書籍,這類的書辯證的過程跟我學到的打辯論系統很像,首先就是要學會檢視資料,蒐集這個數據/資料的單位是否有主觀上的偏差?這個資料的提出的數據/資料是否跟其論點有關聯性?舉例來說:有份資料提出某國廢除死刑後一年,犯罪率上升,可質疑的點有這裡指的犯罪率是什麼犯罪?上升的幅度是在統計學中的誤差值之內還是超過?這一年當中是否有其他重大社會事件可能引發這樣的結果等。第二步驟才是去檢視整個推論的前提與邏輯,這個就是靠實戰的鍛鍊了。我自己是靠大量閱讀累積知識(請注意,資訊不是知識!),有足夠的知識才能有討論的內涵(不然若是要跟別人討論功利主義、資本主義卻連基本了解都沒有的話根本沒法談),這是廣度;而思考或討論能進入什麼深度就得要靠邏輯的演繹了。

其實,我蠻推薦你學經濟或統計的,兩者皆能教你怎麼量化分析數據,對於邏輯訓練非常有用。

2. 找到你自己的“激勵機制”以及進步的方法

“激勵機制”其實可以用“誘因”來理解,也就是說——你想要強化邏輯或是加強對電影的理解能力的原因以及目標是什麼?找到原因與目標後,你才有可能持續不懈並且不斷地鞭策以及鍛鍊自己。就拿運動這件事情來說,我從初三開始很喜歡打籃球,當時只是為了排解聯考的壓力,後來上了大學後加入了女籃才發現原來籃球是這樣“練”的。以前與同學就是抓了球、分個隊就可以打半場打個兩三個小時(當時的體力跟現在完全兩碼事,遠目…..),練系隊時才第一次進入“練球”的系統,首先是得先跑n圈操場(而我又非常痛恨跑步!),再來是練運球、各種傳球、上籃、投籃,然後還要練習卡位、跑位,打不同位置練得東西還不同,最後等到真的能打球時又要練習戰術什麼一大堆(而且還不能照自己想打得方式打,偏偏得照教練的要求執行戰術),令我覺得這一切十分無趣,畢竟我對打籃球沒有什麼追求,只是好玩而已,所以我一學期後就退出了。不過那一學期的練球生活讓我體會到一件事情,就是一旦沒有持續練球,哪怕只是中斷一次練習沒去,球感就差很多,我想這不用解釋,有運動習慣的人應該都很能體會。其實,思考也是一樣的道理,有句話說“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這當然只是一種表達,但是幾日不讀書或不思考確實就像少練球一樣感到思考僵化,創作、讀劇本都是一樣的,要把這個練成是像本能或有生理反射才行。所以說,只有當你知道你是為了什麼在做這件事情時,你才能在枯燥的鍛鍊中不感到痛苦——或即使感到痛苦,也能甘之如飴。另外一點就是要找到自己在這條道路上除了持續堅持之外還要能持續進步的方法,原地打轉是件無比折磨人的事情,可是這也是在學習的道路上常有之事,必須得逼迫自己找到突破點與方法,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3. 自我要求與用功

中庸—第二十章之九: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

其實這段話大概就已經總結了我這段想要打得東西,知易行難,唯有自我要求與用功。自我要求是指要求自己做到怎麼樣的一個水平,沒做到這個水平不放棄、不把作品拿出去;用功是不斷的充實與提升自己,以期待自己能達到目標中的水準。

最後,分享一下,我做筆記的習慣是從高中時看到一本書叫做《7 Brains—達文西的七種天才》(我還記得我是站在書店看完的),書的核心在於教你怎麼更好地學習並建立起自己的知識系統,當中,我學到對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寫筆記”。我們不是忘記,而是想不起來,我就是靠反覆閱讀、重複抄寫的工作加強記憶,再加上筆記本時不時拿出來看或使用當中的內容,使得有很多東西已經變成我的長期記憶而非短期記憶了。

大概就是這樣,最近比較忙,醖釀了很久原本想好好打這篇文章結果到現在變得有點凌亂,待我未來有空再來重新修過。

One thought on “回應ANDY LOUIS TABRIS一文#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