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ANDY LOUIS TABRIS一文

首先,還是要感謝諸位讀者們對鄙人文章的肯定,其實該blog成立本意是想多分享關於電影創作與製作的消息,不過後來發現人在江湖須謹言慎行,為了不得罪同行或是給一起工作的人帶來困擾,文章內容變得以討論我本身自己的電影留學經歷與對美國電影產業的了解(以及少許跟創作有關的文章)幸好時有讀者發問許多好問題,讓我持續能有議題可寫。

由於要回應的內容較長,故直接回應於文章中:

ANDY: 我現在的策略是比較著重跨領域的激盪火花去說服學校:我本身是有點實務拍攝的基礎(其實真的算有點,以前用16mm現在都改數位了,技術完全派不上用場,只有美學觀念還在)。到數媒系主要也是想了解後製端的流程,尤其當前美國製作流程都丟給藍綠幕處理,我想台灣或是亞洲電影應該也是會走向相同的製作方式。想考慮法律或會計是認為這一塊在製片一直都有很大的比重,在台灣研究所也先偷修一點這類的課,不敢說是專業至少我希望不要是一張白紙。

LYRA: [跨領域] 我那一屆只有不到10%的人大學學的是電影相關,不到20%是與藝術相關(攝影、平面設計等),其他像是商管、心理、公共關係、文學等,我想強調的是,跨領域不是你的“優勢”,它只是個“事實”,要把這“事實”轉變成“優勢”才是你真正需要下功夫的地方,因為你要知道每個跨領域的人都會有另一個非電影的背景,每個人都有跨領域“激盪的火花”,關鍵是“那個火花是什麼?”申請學校跟打仗很像,想像你與其他一千人各自有兵,你們要去攻下名為USC的城池,你的目標是USC,你的對手是看不見的這一千人。首先,你要了解你的目標,關於這個城池所有的一切,即便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有時候都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揮決定性的影響力。知彼知己,百戰百勝。再來就是揣摩你在暗處的對手,這就難了,我只能告訴你就是通常你想得到的人家也都想得到,所以你得逼自己想到更多更遠更極致。攻下這座城池的關鍵不是要打敗所有的人,你不用比其他人“更優秀”,你只需要證明你是那“最適合”這所學校的50個人中的其中一個,或是至少“夠特別”,我稱之為“I’m so awesome/special that you can’t refuse”,如果能找到這個“殺手鐧”,攻下一座學校不是難事。我會建議找到一起申請的同伴,因為大家聚在一起分享討論其實更有助於客觀資料收集與揣摩申請方針,我當時很幸運的跟一個女生透過網路認識,我們在投哥大的截止日之前,她無意中問起我一個writing sample是怎麼寫的而因此救了我,因為我太早就開始準備,所以寫得的writing sample題目是沿用前一年的題目,我沒想到網站在秋天有更新過,若不是她問起我,我後來根本不可能上哥大。

[後製流程] 我不太清楚數媒系學的內容是什麼,但我大膽猜測你們所學的與實際電影真正的“後製流程”是差距很大的。你寫到“美國製作流程都丟給藍綠幕處理,我想台灣或是亞洲電影應該也是會走向相同的製作方式”這句就讓我不是很明白。特效仰賴藍綠幕做合成但並沒有所謂“製作流程丟給藍綠幕處理”這個做法,而且電影特效不是只有“藍綠幕”這麼簡單的“流程”,這涉及到前期規劃(conceptual art, storyboard, pre-viz, etc..)、製作過程(更複雜,並不是拉個藍綠幕就好了,從digital compsiting到matte painting到作digital stunt等,都是需要現場不同的搭配)以及後製地獄——當你的電影特效鏡頭有一千多個的時候,你就知道後期製片最重要/需要的技能其實是“流程管理”。一部有一千多個特效鏡頭的電影很少是一家特效公司可以做完的,當後期的vendor達到三家以上——而且還有國外公司時——當中的溝通與協調就是門很大的學問,大家語言不通、習慣不同、檔案管理系統與邏輯也不同、還都在世界各地連節假日都不同時,後期真的就跟地獄一樣,每天為了一些差幾禎或命名錯誤的特效鏡頭來回溝通非常要命。你可能很難想像在人類都可以將探測船送上火星的二十一世紀還有什麼克服不了的技術問題,問題就是電影製作從來就不是技術的問題——是人的問題,這個除非是真的經歷一部電影否則在學校中是無法想像一部電影究竟是得克服什麼狗屁爐灶的事情才能誕生的。

ANDY: 想進peter stark目的還是要了解美國製片公司的制度跟流程,因為我個人認為台灣太缺乏完善的制度了,無論工時、薪資、保險都乏善可陳,當然資金是很大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台灣或是台資企業不缺錢,缺的是對電影人的信賴感,不透明的財務資訊跟毫無效率的製作過程,很巧的是這問題20幾年前的雜誌長鏡頭就已經提出來,結果到現在一點都沒解決…

LYRA: 由於這個問題很大,要探討起來很費時費力還要找數據資料佐證,由於我工作忙碌且想必台灣一定已有碩士論文研討過了,故不在此贅述。但是,是的,我推薦你在USC學習美國電影產業是怎麼建立起來的,你就會明白台灣的電影產業的問題不是上述說的問題,那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ANDY: 未來如果能在美國工作最好,不過我也覺得實在太難,那就放寬點當中美之間的橋樑,畢竟華語電影市場美國一直不得其門而入,也許就是我身處在台灣的基本盤優勢EFCA,台灣製作無配額限制,讓美國人當跳板…希望這點能說服USC的評審官們,如果他反駁說那我用香港或是中國大陸的學生就好啦了,那我就慘囉~呵呵。

LYRA: 據我所知,這幾年美國電影學校收中國籍或華人學生的比率愈來愈高,除了申請者明顯增多之外,學校也深知朝華語電影市場發展是未來幾十年的主流,所以雖然學校不會“反駁”你但他們肯定會想知道你怎麼回應這點。另外,美國人不需要台灣的EFCA,他們直接跟中國做合拍片就好了,如此也不會受配額限制。

6 thoughts on “回應ANDY LOUIS TABRIS一文

  1. 不知道這位Andy先生是誰,我只是想針對以下這句話跟你說:

    想進peter stark目的還是要了解美國製片公司的制度跟流程,因為我個人認為台灣太缺乏完善的制度了,無論工時、薪資、保險都乏善可陳,

    可是Peter Stark教的跟工時、薪資、保險一點關係都沒有,它也不教你美國製片公司的制度和流程喔!

  2. 另外我想請教一下您是如何培養有條不紊的思緒呢?之前有在別篇文章看到您有做筆記的習慣,是不是哥大還有提供什麼比較特別的訓練呢?坦白講會讀電影很大原因是數學不好,連帶我邏輯概念就蠻差的。現在卻為了GRW AWA非惡補不可,但是覺得少說幾年功夫跑不掉。雖然有進研究所,但是老師都領進門剩下還是要靠我自己摸索,坊間很多的邏輯書都主打用符號講解,看了就眼花,只找到幾本比較白話點了…所以才會有想法是不是能念點法律來磨磨看(不過LSAT比GRE更難搞),不好意思問題無聊點,煩請您幫我指點一下,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