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fter MFA: 做電影到底需不需要念電影學校?

提問:我想問那在念完MFA後,您覺得在學校能學到什麼是在業界較無法立即學到的東西,又有什麼收穫您覺得是值得去讀電影製作研究所的?我想說業界會不會比較從商業的角度出發,而不能學到文化或文本分析的部分,使得構思上被侷限住或欠缺深度,因為我目前是大三的學生,想要出國學習比較不同於國內的西方電影理論與拍攝技巧,是否有必要呢?或是先經歷過業界的磨練,有更多經歷後再出國攻讀會比較好?謝謝 ================================================================ 剛好想要寫一篇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碰到熱心網友提問,問得問題也很好,於是直接回覆。我把問題細分如下:

1. 在學校能學到什麼是在業界較無法立即學到的東西?

2. 又有什麼收穫您覺得是值得去讀電影製作研究所的?

3. 業界會不會比較從商業的角度出發,而不能學到文化或文本分析的部分,使得構思上被侷限住或欠缺深度?

4. 因為我目前是大三的學生,想要出國學習比較不同於國內的西方電影理論與拍攝技巧,是否有必要呢?

5. 或是先經歷過業界的磨練,有更多經歷後再出國攻讀會比較好? ================================================================ 在進行回覆之前,我想還得先把我的狀況做些說明,畢竟我的例子雖非特例,但每個人的狀況確實是不同的,我僅提供自己的經驗給大家做參考,並不表示一定是如此。 本人對電影的興趣集中在“構思如何說故事”以及“電影產業/商業”的部分,反而對實際拍攝過程比較沒興趣,所以我一直以來未來想從事的電影工作是劇本開發、劇本撰寫或是包裝電影項目尋找投資等方面,成為像是Michael De Luca、Ted Hope那樣具有獨到眼光又懂故事的Creative Producer;而如果我很幸運的有編劇才能的話,最終希望能像James Schamus一樣成Writer/Producer成為擁有能green light各個電影的studio head。

目標雖然明確,但我大學畢業時仍對電影製作的認知甚少,除了修過電影理論方面的課程、閱讀過市面上那些認識電影或電影藝術等書籍,幾乎沒有任何實際的拍攝經驗或背景知識。儘管對技術面的事物興趣缺缺,我瞭解到想把故事說好仍必須把基礎打好,這是我決定申請電影研究所的原因。而會選擇去美國一方面是我喜歡的電影與想學的說故事方式是偏向美國/西方那一套;二是我未來想進美國電影產業工作;三是我判斷我申請上美國研究所的機會比申請上台灣的電影製作所高很多,因為我完全不是台灣電影研究所要的學生:大學成績爛、對技術面沒興趣、沒拍攝經驗(未來也不想拍攝)、對類型電影與主流敘事電影比較感興趣、且我不特別喜歡台灣電影(只喜歡楊德昌)——至少照當時我的理解,我是不可能申請上台藝大或北藝大之類的電影製作所。反倒是美國電影製作研究所普遍都是偏向招收大學非電影專業的學生,拍攝經驗也非必須,更不在乎大學的GPA。

================================================================

1. 在學校能學到什麼是在業界較無法立即學到的東西?

首先,“學習”以及“能學到的東西”是不分校內校外的,電影也好,藝術也罷,這不像物理或化學等學術科目是真的需要老師或相關資源(昂貴的器材、實驗室等)輔助才能進行的。現在網路如此發達,市面上電影相關的出版物多如過江之鯽,基本上沒有什麼電影知識是你非得坐在教室中聽老師告訴你的。關鍵是你在跟誰學習,他/她能給你什麼?

進電影學校的好處之一是你是付錢的老大,這些老師是來服務你的,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給你問問題,看你的劇本或影片,給你他/她的反饋。如果你是進業界,則你是替人家幹活,人家可沒義務教你任何東西。所以說來挺傷感的,不過我認為能碰到誰還真是靠“緣份”。我自己在學校三年一直到畢業口試當天才認識Michael Hausman,雖然認識他時間不長,他卻給了我幾個十分重要的人生建議,改變了我對做電影的不少看法。而進業界工作後,我運氣也相當好,碰到的老闆都把我像入門弟子一樣的教,這反而是我進電影學校前十分期待得到卻沒得到的待遇。

所以說,為什麼要擠破頭進那幾間好學校?因為那些學校的老師往往是業界相當厲害或有經驗的人(也有的是不怎麼厲害的人),他們每週花時間與精神跟你討論你的創作,幫助你找到表達自己的方式——這遠比學怎麼寫三幕劇或怎麼用final cut pro更重要——拜託,這些東西翻翻書或看看youtube上的教學都能學到,關鍵是創作不是人家可以教你的,而是你自己需要去經歷的。學校的好處是提供你一個保護性的環境,讓你先對自己的創作有一定的自信心或是至少對自己想做什麼有瞭解後再讓你出去面對真實世界,這樣當你被摧毀時,不至於死得太慘烈。但反過來說,這也不是非得進學校才能得到的,若自己能努力堅持創作不綴,又有同伴或是前輩給予你足夠的反饋與支持,你同樣也能找到一定的自信心與掌握到自己創作的方式與態度。

2. 又有什麼收穫您覺得是值得去讀電影製作研究所的?

在紐約三年多的生活、上述提到的保護性的創作環境以及朋友。

是的,實際上,我個人覺得最值得的部分都跟電影製作研究所本身的關係不大,而是23歲就獨自一人出國唸書這件事情讓我成長許多,特別是去念一個我從未接觸過的領域,對我的自信心是相當大的挑戰。我還記得新生訓練第一天,系主任就告訴大家先看看你身邊的人,有些人是撐不過第一年的,強調電影學校第一年“會很苦”,並說學校的心理諮商服務是包含在學生醫療保險之中,要大家有問題時一定要去求助。當時許多人與我都覺得很可笑,我們拼死拼活好不容易來到這裡,怎麼可能輕易就走!?但事實上,確實第一學期剛結束就有人自動退學,第一年結束我回台灣時,一直拖到開學第三天才坐飛機回紐約。我從來沒想到這將會是這麼巨大的挑戰(而且,我二年級的寒假就去使用了學校的心理咨商了…….)。但是,人的成長都是在痛苦中,而不是在快樂中。人最能瞭解自己的時候也是在逆境中,而非順境中。所以對我來說,這趟經驗是我更加瞭解自己、瞭解自己的創作能力以及考驗我對做電影的決心的重要歷程。

朋友不等於人脈,但兩者皆很重要。有的朋友未來會成為支持你或一起打拼的夥伴,有的朋友則會成為未來在關鍵時刻幫助你的人脈。在學校裡大家不會抱著太實用主義的心情去與人交往,比較能有機會交心,找到真正的朋友。我很想說電影界好人很多,但我知道那真的是因為我的運氣非常非常好,可能真的是特例。一般來說,進業界工作後大家還是比較容易把一起工作的人當作“同事”或“認識的人”,真的想要有那種革命情感或是不求回報的友誼就真的只能看“緣分”了。

3. 業界會不會比較從商業的角度出發,而不能學到文化或文本分析的部分,使得構思上被侷限住或欠缺深度?

所謂文化或文本分析這都太抽象了,實際上,在業界工作反而能更實際瞭解到自己創作出來的東西是否“成立”——因為你討論劇本/電影的對象都是在業界打滾許久的人,跟他們討論反而更能快速掌握到許多電影敘事與製作的知識。至於你怎麼構思劇本是靠你自己平時的積累,你平時的閱讀、看片、觀察與思考,跟在業界或在學校裡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在學校裡唯一的好處是老師會鼓勵你多嘗試你想創作的作品——即便它很不合理或小眾——這都不會成為老師打槍你的理由(在USC就不一定了);而在業界則是要看你的老闆是誰,這不是對與錯或品位高低的問題,而是你們打算一起創作的電影是哪一個類型、取向是從你跟誰在一起工作基本上就已經定了。

所以說,多讀書、多看片、多觀察、多思考才是正道。

4. 因為我目前是大三的學生,想要出國學習比較不同於國內的西方電影理論與拍攝技巧,是否有必要呢?

有沒有必要得問你自己,像我是對西方(特別是美國)的電影比較有興趣與共鳴,顧我想去學習他們的故事結構與敘事,為此,我必須先掌握英文閱讀與寫作能力,畢竟這是我未來賴以創作與溝通的語言。我們一年級最基本的閱讀之一就是亞里斯多德的<詩學>,對於一個聽說很流利但從沒好好學過英文的我來說,這真是人間煉獄。除此之外,就是大量的寫作,從故事大綱到拍攝作業的劇本到一百頁的劇本,我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是千字以上的產出。而且還不能寫得太差,因為劇本課是要table reading——你的同學拿著你寫的劇本演出,這對於英文寫作能力不好的學生來說,聽到自己不合文法又不優雅的句子從別人口中念出時,真的是想挖個洞鑽進去。但另一方面,對於我來說,痛苦歸痛苦,這也讓我的英文進步神速,到了現在,我的中英文閱讀與寫作能力基本上不會相差太多(就是都不特別好亦不太爛),而雖然現在在中國做電影,我仍然還是有用英文在創作劇本。

所以說,有沒有必要出國唸書要看你個人需要什麼跟你想要什麼,這點因人而異。

5. 或是先經歷過業界的磨練,有更多經歷後再出國攻讀會比較好?

同上,沒有標準答案。以我自己來說,我由於零背景、零經驗且又不太喜歡台灣電影,我當時判斷若能去美國唸書,也許未來有機會留在美國工作,這是我的思路與做法,再加上美國電影製作所本身就喜歡我這種沒經驗的學生,其課程內容也比較符合我的需求與期待,這是適合我的道路。但若你本身已經有足夠的專業技能且已經認識一些業界的人或有在業界工作的機會,到底有什麼必要花上幾百萬台幣去美國學你在台灣買書或上維基百科就能學到的知識呢?

在這裡倒是衷心建議與其著重在“(電影)業界的磨練”,還不如接受一點“人生的磨鍊”,這對你的創作會比較有幫助。易卜生在《皮爾金》當中有這麼一段話:活著是和心靈的精靈爭戰,創作就是坐下來審判自己(To live is to war with trolls in heart and soul, to write is to sit in judgement on oneself),將這句話獻給所有看到這裡的讀者。

 

結論是:緣分很重要。

 

5 thoughts on “Life After MFA: 做電影到底需不需要念電影學校?

  1. 謝謝Lyra特地費心思解答我的疑問,我也覺得在創作的道路上,人生磨練其實更為重要,不過如果當作工作,當然就需要技術上的訓練,期待日後還有機會可以交流電影上各方面的問題,謝謝。email:ascchim@gmail.com

  2. Hi Lyra,

    你好,我是Tina,機緣巧合來到你的部落格,我能不能將這篇文章放在我們電影學校的微博上面?我們的電影學校位於澳洲布里斯班,雖然沒有很多華人學生,但希望能將好文章介紹給更多對電影有興趣的人。

    學校微博:QSFT澳洲電影學院 http://e.weibo.com/qsft/profile
    學校網站:http://www.qsft.qld.edu.au/

    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