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for Dummies

[想到一個很簡單能把基本戲劇原理解釋出來的說法]

衝突(conflict; conflict creates drama)是A(主角)從B(反派:不一定是人,也可能是世界或是體制等)那邊取得某種東西(具體或抽象)而需要經過的種種磨難,這也是觀眾最能進入故事最表象的切入點,他們想看到主人公——也是自我的投射——達到目的,A為什麼想要取得該樣東西則是他/她的動機(motivation),觀眾理解與認同主人公的想法,浸能認同他/她的所做所為;A做的事情就是行動(action),透過角色的行動,可以看出角色是怎樣的個性(character);

行動串起來就是情節(plot),但情節不等於故事(story),故事應當是總結人與事(action and plot)最後指向的主題所在。所以說,即使情節與動機類似(例如主人公要為家人復仇),但由於角色個性不同,導致他們的行為也不同,最終會說出的故事也不同。

[高人對“悲劇”的看法]

《你永遠也無法叫醒一個沈睡的人》(作者:周濂)中有篇文章<好人電影與好公民電影>中有段文字很值得參考:

“《唐山大地震》的制片之一陳國富說’中國沒有悲劇’,這話一點沒錯。嚴格說來,中國有的是苦情戲而不是悲劇。按照叔本華的觀點,’分析到最後,悲劇的快感是一個接受問題。’古希臘悲劇反複想要闡明的一個道理是:既然事情非如此不可,那麽好,我現在就來完成你的意願。這是一種對生活的慨然接受,它固然與鬥士的反抗精神無關,但也與默認和屈從不同。換言之,古希臘的悲劇精神在於,’它接受生活,是因為它清楚地看到生活必然如此,而不會是其他的樣子。’也正因為此,我特別贊同羅錦鱗先生的這段話:’看中國的悲劇,可能要帶手絹去,看希臘悲劇你不一定哭,但看了以後,會感覺到一種強大的震撼力。’因為’悲劇是對於一個嚴肅、完整、有一定長度的行動的模仿。因此,古希臘悲劇重在嚴肅以及強烈的震撼力,而不在於哭哭啼啼。’

中國之所以沒有悲劇,是因為站在倫理生活的視域里,所有的屈辱、苦難和不幸要麽來自一地雞毛的倫常糾葛,要麽來自晴天霹靂的無常命運,前者的道理說不清楚,後者的道理沒處可說,於是乎中國式好人對於’為什麽’的追問最後只能化約為認命。即使隱晦地指向制度性羞辱,那也必須處理成少數害群之馬的個人行為,而與整體性的制度不正義無關。這樣一種自我閹割的處理方式導致中國式的’好人電影’傳達的無非是些逆來順受、小富即安、沒事偷著樂的小農理想和劫後余生的幸存者心理。”

強烈推薦此書,今年夏天讀到最好的一本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