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king Film Schools

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hollywood-reporter-top-25-film-schools-usc-ucla-afi-353726

話說,(愈來愈像八卦雜誌的)The Hollywood Reporter從去年開始闢了一個系列:Annual List of the Top 25 Film Schools。去年的第一名是AFI (American Film Institue),今年寶座則被USC所取代。(去年: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25-best-film-schools-rankings-215714)

我AFI的朋友為失去的地位不太高興,而聽到北京電影學院連續兩年穩佔第三名的校友則是以“呸,是買(排名)的吧?”回應,而我則對此等廢文可以在第二年還煞有其事的重出江湖感到不解。

先都不討論電影學校是否可以被量化分析並排名,THR對於它的分析方法只有短短的一句話概括:

NOTE: In compiling this list, we consulted industry insiders, execs, filmmakers and film school grads. We asked participants to rate each program based on the following categories: Alumni / Cost / Facilities / Industry Access / Strength of Faculty.

有點腦子且知道怎麼使用的人,應該已經在電腦前開始笑著搖頭了,是的,娛樂產業的記者智力水平確實不高,否則他們怎麼會願意每天寫明星八卦呢?

由於這個系列太過於無腦,我也不願意花時間去琢磨或繼續分析這個議題。選擇電影學校的關鍵從來不會是在於它的排名,因為每所學校的目標、信仰與方法都差很多,與其花時間看這種排名,不如好好的去上這個學校的網站,仔細研讀學校的教學目標與課程安排(特別是核心課程),然後看看這些學校的學生拍的片子都是什麼取向的為主,找他們的學生或校友聊聊,才是更有建設性的做法。

在此以身作則,貢獻一點insider的電影學校的資訊,免得這篇文章也像個廢文:

AFI

它的MFA in Film Production Program只需要唸兩年(不同於CU, NYU的三年以上!),且學校會替學生的畢業製作(約20分鐘的短片)出錢,預算從$13,000-$65,000美金不等(真是有福!),也因此,版權歸學校,劇本也是需要由教授審核定案,通過才會資助。據insider(目前在學學生)指出,教授們偏好正規的敘事電影,太怪異的東西他們接受不了,最著名的例子是:Darren Aronofsky當初畢製就想拍Pi(也就是他後來的長片處女作),但被教授們拒絕,他後來只好靠著家人朋友的捐款用$60,000美金的低價自己拍出了這部電影。據說這也是為何Aronofsky很少說AFI的好話,一次也沒回去過學校(反倒是我在哥大期間,他還來了兩回,但我都沒能去,唉)。

New York University

如果做個調查,所有美國電影製作研究所(只算MFA)的學生的平均修業年限是多少的話,NYU無疑會拿下這個調查的冠軍。NYU的課程設計是前三年要修完108個學分後,才會進入製作畢製的時間(四、五年級),這段期間“學生愛幹麻就幹麻”,你可以回家躺著打電動、去麥當勞打工、去橫越撒哈拉沙漠尋找靈感、或像我朋友去學潛水,學校一點意見也沒有。然而,問題在於,拍畢業製作的花費通常都不便宜,除非非常努力壓低成本,不然最低也都會花上個一萬美金以上,多數的畢製都在$20,000的水平,且重點是學生得自己想辦法出所有的錢(紐約地區的電影學校,LA的價位不知道,且USC、UCLA和AFI資源都很龐大又有學校出錢,跟我們這種孤兒不能放在同一個水平線上比)。哥大電影所內有廠商提供的少許獎金,作為給thesis projects的贊助,我估計NYU也有,可是為數不多(平均一年給7-10個projects,每年都不一樣,要看景氣,像我那年好像就只有3個;學校之外也不少單位會提供各式各樣的贊助,不過競爭相對激烈,因為是跟全美的學生競爭),所以當NYU的學生好不容易拼完108學分後,大部份的人都開始用自由自在的四年級想辦法賺足畢製的成本。運氣好的話,升五年級的暑假或秋天時可以拍完畢製,花上三個月做後製,隔年的暑假就能畢業。學費部份,僅前三年要繳交full time tuition,後面的學期僅交約$5,000-$6,000美金(估計現在應該不止這價錢了)。

USC

還有什麼好說的,世界上最有錢、最有影響力的電影學校,先看看大門一進去,左邊是George Lucas Building:

右邊是Steven Spielberg Building:

然後不論是教室、影廳、設備(一整個地下室的剪輯室、做音效、做後期等設備)、 sound stage(哥大自己都沒有sound stage,還是跟外頭租用,USC自己就有四大個,座落於校園中)等都是多到大到令我們這種紐約來的土包子驚嚇得說不出話來。作為好萊塢的人員培訓機構,每年上百位畢業生就這樣一批一批的送進好萊塢,上從studio executives、製片、導演、編劇到各類創意人才、技術人員與PA,USC的勢力無所不在。

電影學校若作為一個想進電影產業、當個電影工作者的人的出發點來說,論資源、校友(涵蓋在全世界的電影產業的數量),USC無疑世界第一。但做電影不是只靠設備與人脈,也不會是靠有幾個校友得過奧斯卡,還是看自己想要作什麼,然後是不是找到了一個適合自己的出發點上(當然,唸電影不是做電影的必要條件,只是眾多選項之一)。

至於Columbia University,我只能說,不喜歡寫劇本(或是想拍實驗片)的人就不用考慮來這裡了。

14 thoughts on “Ranking Film Schools

  1. 學姊,
    不知道這樣稱呼會不會太過突兀,跟了你的部落格也已經有半年了,第一次發現你編織文字和撰寫回憶的場域我整個就是超興奮和感動的。我今年九月就要升上台大國企系三年級了,而內心也有一個對電影的夢,你的一些描寫之於我無比熟悉,我也被李吉仁老師那個”早起論”深深震撼,也在密謀怎樣才能拿到沈曉茵的授權碼(可惜他今年不開課了@@),而我也從你追逐電影理想的過程中,了解這從來不是一條簡單的道路,很痛苦、會想要放棄。
    也多虧你,我才知道要學電影從來不是口頭上說說,我也開始在規劃大三生活,看看能不能把自己拋到離夢想比較近的距離。
    其實沒有要說甚麼或是問甚麼,只是很想要說聲謝謝 =)
    我現在在UCLA上暑期課程(有修一堂電影導論),前幾天也剛參觀完南加大的校園,看到你文中那兩棟熟悉的建築,過幾天會在去AFI看看,我很努力在冰冷的洛杉磯過每一天,想要嘗試看看自己能不能融入這個電影之都、因為說不定未來幾年內,又會回來這裡行走生活和學習!
    祝一切安好,我知道,可能工作過程會有歡笑淚水,但你每天睜開眼,一定會很期待去上班的 =)

  2. 學弟你好:

    謝謝你的肯定。我當初開始寫這個blog的動機之一除了想磨鍊中文寫作之外,其實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跟我想做電影一樣:說故事給想聽故事的人,然後說不定能影響一些人——如同那些曾經影響我的人一樣。然後也許,有這個一點點的機會,我能改變世界。

    我本身文字能力不是特別好(看我寫的東西就知道),但我對“說故事”的有極大的熱忱與一些(不知道哪來的)自信,靠著這份信仰,我仍在電影之路上奮鬥。相信你現在在LA的經驗就能理解我所說的,不管是做電影或是做任何事情,僅僅是靠“熱情”、“我有夢想”這種虛無的東西是不夠,最重要的是能否找到並守住你想做電影的信念,然後堅持下去。期待你繼續成長、繼續堅持,不要把電影當作“夢想”,那不是一個夢,也不是靠想就能達成的。不如把它當作一個城池、當作一個需要去征服的目標,你要做的就是擬定好戰術,努力訓練,最後貫徹計畫,完成任務。共勉之。

    P.S. 現在做電影倒不像教授那時說的“睜開眼,期待去上班”(因為好累,好想多睡點),我的感覺比較像是“閉上眼,還無法下班”(睡夢中仍在編劇)。這是我的“睡不著論”。

  3. Lyra你好:
    我是一個想要進修電影的大學畢業生,理想學校是Columbia和NYU。在搜尋資料時無意間發現了你的blog,非常感謝你分享在Columbia的經驗,感覺台灣人甚至華人念film相關的並不少,但是在網路上分享經驗的似乎不多。很冒昧的請教你一些問題:
    我大學念的是english literature + creative writing,對於“說故事”十分有熱情,同時對理論/ criticism等學術類的東西也很有興趣,目前在申請MFA in screenwriting和MA in cinema studies中猶豫(我明白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取向)。我的目標是希望之後能在電影公司裡做story development, consulting,但是根據我有限的理解,由於競爭激烈等原因,畢業後能留在這個industry的人並不多。因此想請問你:不知道你身邊是否有cinema/ film studies的學生畢業後留在業界工作?念這個科系的相關機會和出路跟MFA in screenwriting相比如何?我問過NYU的admin,他們似乎沒有“主動”提供學生internship的機會…

    不好意思,問題比較複雜,希望你能夠諒解。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ime!

    • 我以前的室友就是唸Columbia的film studies (MA),但她因為她希望往學術發展,所以繼續唸Ph.D,她的同學們亦然(不然只有MA是很難找到教職的);另外認識一位在NYU唸film studies的後來跑去做電影節。
      至於兩個科系的出路,我也認識大學念Eng Lit的(沒唸研究所)後來成為好萊塢某studio的development executive;也認識拿到電影MFA學位的人(美國人)最後去當國中英文老師。我只能說,這都是個人造化,就算世界上處處有反例(在錄影帶店當店員最後變成大導演)也不代表這個例子跟你的人生有一丁點的關係。同樣的,就算前無古人,也不代表就後無來者。
      你問的問題不複雜,而是這根本不是現在的你應該問的問題,現在重要的是搞清楚“你想要什麼”以及“怎麼去裝備好你自己的各項能力”。MFA screenwriting與film studies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領域,前者是學習創作(所以才是M”FA”),後者是比較分析,你想做電影或喜歡電影是從哪個角度出發?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麼,你的選擇都是一種冒險,而冒險總是伴隨著風險,客觀環境總是在變,你永遠也不可能掌握住所有的資訊後再做出判斷,能掌握你的只有你自己(此時此刻)主觀的認知與追求(你未來也許會、也許不會改變,這也是現在的你無法判斷的)。不知道這樣是否有回答到你的問題。

      BTW, NYU沒有MFA in screenwriting。

      • Lyra,

        謝謝你的回答。我想說的是我對創作和分析都有同樣熱度和興趣,所以現在面對的比較偏向取捨問題。我知道MFA admission相當激烈,而基於個人過去的學術表現,我認為申請成功MA的機率會比較高一些,同時我相信學習理論和分析對我的創作會有幫助(當然這點因人而異),所以最後決定兩種programs都申請,即使它們屬於不同領域。我的目標並不在ph.D或任教,亦非學術研究,而是提昇自己的創作。因此,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您所說的“裝備好自己的各項能力”。至於未來的發展,我想這的確不是我現在應該著眼的角度,到了適當的時候這個問題會自己浮現。

        謝謝你的分享,我非常同意你的說法,也從中學習許多。

        And regarding NYU, I knew they don’t have MFA in screenwriting. I meant dramatic writing :)

  4. 祝福你申請順利。

    我不敢自以為是的對你的狀況提出建議,只有一點我想根據我的經驗且我相信多數做電影創作的人都會認同的想法跟你分享:“學習理論和分析”比起“實際創作”,後者對創作比較有幫助,前者像是走進畫廊教你怎麼賞析各個畫派與其歷史淵源,但學再多藝術批評,也比不上你關在畫室三個月實際攤開畫布去畫來得更能理解甚至是提升你的創作。是的,MFA也是要學習電影史與懂得電影理論基礎,我們也要讀Bazin, Kael, Walter Benjamin, etc.,還要學auteur theory, 分析genre film等,但這僅僅是課程的一小部份,因為這些對學生的重要性在於對電影的認識,而非對創作的認識。MA不會教你或給你機會去學著怎麼挖掘自己的內心、建立角色、創造衝突、 分析劇本(多半在賞析電影)、指導演員,更重要的是——有機會實際拍攝電影–––這是創作,從無到有。分析是把“有”拆成碎片,但無論怎麼拆也拆不回“無”。此無高低之分,僅僅是雙方在做的事情不同,需要的mind set也不同。

    當然啦,就像你說的,因人而異。Maybe you’ll prove me wrong. Good luck.

  5. 如果這個排名是歐洲的電影業界雜誌來排不知道會不會有很大的差別, 2011年前十名裡面只有三個美國以外的學校, 而2012只剩下兩個, 明顯的bias, 我並不覺得法國的IDHEC和英國的NFTS, 波蘭的PWSFTViT和捷克的FAMU比不上前10名的任何一個學校, 不過USC的兩棟大樓在歐洲的電影學校應該是見不到的…

  6. 版主您好:

    因為我自己的興趣跟願望比較偏正規商業電影,想去美國學producing, 目標是進大片廠實習,

    我希望以peter stark producing program為第一目標,為了這個還拚死拚活就是要考GRE,

    但是從2013年開始,USC不用GRE分數了,雖然還沒考但是有些失落感,因為覺得申請難度又更高了,

    用書面審查實在不覺得自己有突出之處可以讓對方看到,本來還說拚死考高分點至少還有機會吸睛,

    雖然是電影科班出身但是後來跑到數位多媒體(電玩)領域去苟延殘喘,目前正在國內碩士班趕論文寫完,

    只寫過幾部長片劇本,但是跟優良劇本連邊都沾不上,勉強入圍過幾次動畫類劇本比賽,也沒啥實務經歷可談,

    不知道方不方便請您給我一點想法或分析,我有想過直接申請USC,但直覺被打槍的機會很大,

    改讀法律或是商管的方式切入producing, 實際上會不會對想進美國電影製片產業比較有幫助呢?

    因為我在美國根本舉目無親可依靠,進名校讀書是我唯一能最接近好萊塢的方法,不然別無他法。

    謝謝

    Best regards,

    Andy

    • Hi Andy,

      我不一定能給你最適合你的想法或分析,不過也許能提供別種角度參考。

      如果你未來希望就業的市場是美國,那確實只有去美國唸書這一條路比較直接能達成目標,而特別是USC, UCLA這兩家最接近市場的學校。先說GRE的迷思,其實USC是以前學校規定凡是申請研究所必須繳交GRE成績但以我的瞭解,GRE從來就只是個門檻,而非參考,所以即使你滿分,也未必會增加你錄取的機會,畢竟,你又不是進Peter Stark去作研究或寫論文,他要你GRE高分做什麼用呢?所以不需要太失望,反而應該感謝不用再花上多餘的時間準備考試,可以全力投入準備SOP,作品集等申請資料(想當年我為了GRE不知耗費多少時間……而且真的就是為了USC一所學校而已,很不值)。

      第二,你的工作經歷看似已經頗豐富了,未必非得需要是電影界的工作才算得上是“實務經歷”。其實我個人覺得申請美國電影研究所的訣竅不在於你“實際真的做了什麼”,而是“你怎麼解讀你作的這些事情”——這些包括家庭、成長背景、人生中發生的重要大事、學校生活、工作經歷等等,把這些經歷轉化為可以凸顯你個人特質、能力、潛力與你個人對電影產業、製作的理解才是重點,不用太在意那些表面上的東西。更何況,美國電影研究所普遍都是開給本科非電影專業的學生,反而本科是電影的申請者還得去解釋為什麼念完了四年的電影又想要去花三年念MFA而不是直接去業界工作(敝校的教授們的態度是如此)。

      第三,好萊塢確實商管與法律人才非常多,但他們從事的工作是電影商業與法律層面的工作,這是你想做的嗎?如果是,那沒什麼問題;如果這僅僅是你想以此作為切入點,那你有把握你進入這個領域的能力與潛力甚至是你未來能在這裡發展的機會真的會比你原本已經有經驗與一定程度的理解的電影製作高嗎?因為你說你是電影科班出身,我假設你對於電影製作具備一定的背景,但你現在切入商管或法律領域具備什麼優勢呢?電影產業是美國重要的產業之一,他們擁有撼動政策、影響政策的能力,能進入這一行作商業、法律相關的工作者也不乏全美名校的MBA與LLM/JD的畢業生,若要追尋此路,你需要評估你申請上這些program的優劣勢是什麼。

      最後,申請電影學校從來就沒有唯一個答案或方法,每所學校重視的能力與想要收的學生完全不同,我以前的文章就常常強調此點——在A校眼中的寶藏在B校眼中可能是個令人毫不感興趣的普通人,最好的方式是想通這個學校要什麼學生然後盡可能的對上它的胃口,去想怎麼轉換你已經擁有的東西而別去為你沒有的東西苦惱。

      最後的最後,若你僅是想在好萊塢實習的話,其實可以考慮其他在加州的電影學校,因為在加州念書去好萊塢實習不是什麼難如登天的事情(雖然也不是什麼”a walk in the park”那麼容易就是了)。但若立志留下在美國工作就需要不少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了…..

      一點淺見,供你參考。

      • 謝謝版主鉅細靡遺的分析,真的很受用,申請美國電影學校台灣這方面的資訊很少(台灣電影筆記網站也掛了),就算去對岸挖也頂多是零星,能在貴版學到這麼多,實在是很感謝。對我來說不考GRE也許真的是個契機吧!(最近看”中國拆夥人”真的有戚戚焉),現在主要專心拚托福而已,如果至少能約面試成功,能踏上USC去看一下什麼是傳說中的電影學校,我想也功德圓滿了…(不過我已經花兩萬在補習上竟然跟我說不用考…!@!$$%$)

        我現在的策略是比較著重跨領域的激盪火花去說服學校:我本身是有點實務拍攝的基礎(其實真的算有點,以前用16mm現在都改數位了,技術完全派不上用場,只有美學觀念還在)。到數媒系主要也是想了解後製端的流程,尤其當前美國製作流程都丟給藍綠幕處理,我想台灣或是亞洲電影應該也是會走向相同的製作方式。想考慮法律或會計是認為這一塊在製片一直都有很大的比重,在台灣研究所也先偷修一點這類的課,不敢說是專業至少我希望不要是一張白紙。

        想進peter stark目的還是要了解美國製片公司的制度跟流程,因為我個人認為台灣太缺乏完善的制度了,無論工時、薪資、保險都乏善可陳,當然資金是很大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台灣或是台資企業不缺錢,缺的是對電影人的信賴感,不透明的財務資訊跟毫無效率的製作過程,很巧的是這問題20幾年前的雜誌長鏡頭就已經提出來,結果到現在一點都沒解決…

        未來如果能在美國工作最好,不過我也覺得實在太難,那就放寬點當中美之間的橋樑,畢竟華語電影市場美國一直不得其門而入,也許就是我身處在台灣的基本盤優勢EFCA,台灣製作無配額限制,讓美國人當跳板…希望這點能說服USC的評審官們,如果他反駁說那我用香港或是中國大陸的學生就好啦了,那我就慘囉~呵呵。

        Anyway, 謝謝您的寶貴意見,我會銘記在心。

        best regards,

        Andy

  7. 版主您好
    我有一些私下的問題想要向您請教
    能否請您給我您的email
    我再跟您聯絡
    我的email:2133597@gmail.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