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nitely NOT A Film Review] Public Enemies (2009)

之前工作需要,粗略了拆解了一下Michael Mann的2009年的犯罪電影Public Enemies,針對的是結構、情節編排與角色發展。

Public Enemies (2009)

時代背景:

經濟大恐慌時的美國(約1930年代)。

劇情大綱:

ACT I

John Dillinger(以下簡稱JD)原本成功的劫獄行動卻因同夥的莽撞而導致朋友Walter的意外死亡。一行人抵達他們多常年使用的避難小屋後,商討出下一個搶銀行計畫。同一時間,調查局探員Malvin Purvis(以下簡稱MP)在逮補惡名昭彰的“漂亮男孩佛洛伊德”時,失手(但神準)將對方擊斃。在JD又成功的搶劫一間銀行後,MP被當時的調查局局長Hoover徵召成為追捕JD小組行動的指揮官,宣佈將開始採取科學方式辦案,全面對犯罪份子開戰,頭號公敵就是JD。

ACT II

JD在舞廳享受著勝利的甜美時,邂逅了Billie,兩人開始發展關係,並答應她不管自己去哪裡,一輩子也不會離開她。他日益自得意滿,與女友和同夥們過著放蕩又招搖的日子。另一方面,MP誤以為掌握到關鍵線索,帶領他的小組圍捕JD時,一名手下反被真正躲藏在該處的罪犯“娃娃臉Nelson”擊斃。MP於是決心使用更激烈的手段,包括引進德州鐵血名捕“牛仔Charles Winstead”。終於,JD失風被捕,MP第一次與他面對面交談,JD向他保證自己會活著離開此看守所。

JD在律師的幫助下,靠著一支木製假手槍成功越獄,原以為出獄後可以再繼續重操舊業,不料由於JD的“名氣”太大,反而沒有人願意與他共事。為了生存,陷入絕境的JD不得不與沒“盜義”的娃娃臉聯手行搶。果然,娃娃臉不受指揮,導致JD在逃避追捕的路上被子彈擊中肩膀,還不得不丟下一名重傷的同夥。眾人回到他們的避難處——小波希米亞旅館,多年好友與戰友Red試圖說服JD不要再回去找Billie,離開美國,但JD表示辦不到。同一時間,MP和他的手下對JD重傷的同夥逼供,獲得他們避難處的情報,遂召集小組前去捕人。兩對人馬在小波希米亞旅館爆發激烈槍戰,雙方互有死傷,包括娃娃臉和MP的搭檔。最後,JD還是成功死裡逃生,但摯友Red卻死於槍戰中。

MP堅信JD會去找Billie,派人日以繼夜的監視她,但還是被她溜走。JD和Billie兩人成功見面,他答應再幹最後一票就會收手,一起遠走高飛。而當Billie在城市裡幫他辦事時,當地的警察突然出現,逮補了她。JD從車上親眼目睹一切,卻無法挺身阻止。Billie被警察拷打,堅持不肯吐露出JD的下落。直到MP帶著他的探員們抵達,才將Billie移轉到別處羈押,可是,眾人仍舊沒有任何線索。

此時的JD躲在一個妓女朋友Anna家中,MP掌握到小道消息,用Anna非法居留的弱點威脅她與之合作,交出JD。這一天,JD與其另一位女友Polly和Anna約定晚上外出看電影,Anna遂給MP通風報信。JD先陪Polly進城裡的警察局辦事,他大搖大擺的走進追捕JD的特別小組辦公室,此處僅有幾位探員留守,他們沈迷於聽棒球轉播,竟無人認出他。晚上,JD和Polly抵達戲院,而MP和其它探員早就埋伏在附近。

CLIMAX

電影散場,JD、Polly和Anna三人出現,探員們慢慢靠上,JD察覺狀況有異,企圖逃跑時,被探員牛仔Charles擊中背部和臉部,倒在血泊中。臨死前,JD對在察探他狀況的Charles似乎說了一句話,但當MP問起時,牛仔探員否認。

ACT III

還在看守所的Billie被帶到會客室中,在那裡等她的是Charles。他告訴Billie,他是來替JD傳話的,原來JD臨死前說:Tell Billie for me. Bye bye Blackbird. (兩人初次見面在舞廳跳舞的歌為”Blackbird”)。

解析:

1. 結構

縱軸為JD在片中狀態和觀眾的情緒指數(大致上是一致的),橫軸為影片時間和關鍵事件。乍看之下,電影是圍繞在JD和MP兩人的衝突上,其實完全不然。電影整體的情緒推動力還是來自於JD的主動性,MP只是引發關鍵事件的主因與外部壓力,JD的選擇才是觀眾在意和想看的。

ACT I: 藉由JD的行事風格(重情重義、不濫殺無辜、對搶劫銀行而非搶人錢財的觀點等)和與Billie的交流(深情又大男人主義、重視自己未來能夠達成的成就等) 建立JD的人物動機和鋪陳出整體角色的走向。對MP的描述則是功能性(他身為執法者的目標與能力,而非角色動機)多於性格。

ACT II: 從第二幕開始,MP的行動更為積極,但觀眾認同和關心的始終是JD。當JD失風被捕,卻又成功逃脫時,觀眾早已臣服於JD的魅力之下,影片的情緒衝到最高點。然而,觀眾之後必須面對的是我們熱愛的英雄,正一步步踏入無法回頭的絕境之中。第二幕的後半段,正是像安排完美的骨牌一樣,無法停止的倒下,最低點之處,就是JD差點失去性命和他最好的朋友Red死亡之時。止跌回升處,是在和Billie相遇時,兩人讓觀眾又有了希望,我們還是相信JD有個計畫,因為他是我們的英雄,而英雄會在世界末日之際,拯救每人和世界。

CLIMAX: 在關鍵的戲院前,一切都無法挽回,觀眾最大的盼望在英雄倒地的那刻也被徹底粉碎了。

2. 人物(動機、認同點)

JD這個角色做得最好、最關鍵的地方在於他是用一個普世價值來博得認同,而非論證道德或試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他告訴我們:我是誰?我不是我的過去累積的,定義我的是我的未來。而妳(Billie/觀眾)又要去哪裡?每個人要的東西不同,但重點是有多少人是真的敢去追求自己要的東西?這種大膽、挑釁又迷人的論調,幾乎是所有反派英雄為主要角色電影的共通點(大概只有岡本喜八《大菩薩嶺》中的機龍之助是例外),他們勾引觀眾進入平時無法想像與接觸的世界與生活態度中。

3. 衝突

這部電影與其說是JD V.S. MP(人對抗人),倒不如說是JD V.S. JD(人對抗自己;第三種對抗模式是人對抗世界)。主角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他不能妥協,必須要得到自己追求的東西。最後真正帶領他走像毀滅的是自己的選擇(性格決定命運),而非MP。(跟Carlito’s Way中的Carlito一樣)

4. 氣氛(年代)

這個故事能成立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於當時的時代背景:經濟大恐慌。此時的美國民眾對銀行、政府的不信任感與不滿,透過JD這種“挑戰”的行為得到舒發,他被當作是像羅賓漢般的英雄,群起崇拜之(如同30年代的Jesse James)。在這種氣氛中,電影強化JD的個人魅力和他注重形象的行為顯得理所當然而不刻意。

5. 看點(除了上述之外,其它手段上的看點)

(1)  犯罪的魅力:在這裡指得是犯罪事件本身的魅力,如同The Dark Knight一開場,小丑搶劫銀行的戲碼。姑且不論合不合理,但觀眾都很享受出人意料又精心設計過的犯罪事件。該電影所設計的劫獄、越獄和強劫戲碼都很出色,儘管事件類似,但手段或內容並不重覆。

(2)  充滿個人/明星魅力的台詞:JD是唯一的明星,從給他安排的戲與台詞中可見一斑。MP一句有說服力的台詞都沒有,連他的部下牛仔Charles都比他有魅力得多。

(3)  場面:該電影中幾場槍戰的場面反而都沒有犯罪事件或JD在逃亡時的戲好看(武戲不如文戲),因為槍戰中,角色的情緒被弱化,不如看JD展現魅力來得精彩。(Michael Mann最好的槍戰戲,不,大概近代電影史最好的槍戰戲仍舊是Heat (1995)中的那段)

(4)  一億美金的成本扣掉演員費如何花在製作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