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t A Film Review] 3:10 to Yuma (2007, Director’s Commentary)

3:10 to Yuma是我個人2007年的top 5電影之一,我有一陣子幾乎每幾天就會重看一些段落,並針對角色進行分析。後來朋友塞給我有導演隨片講評的DVD(我的版本只有電影),雖然只有兩個小時,但我卻覺得上了一堂紮實的screenwriting master class。我聽過的導演講評音軌不多,所以不敢說它比其它的好,但Mangold的講評確實是迄今我聽過的之中最有收穫的一個,包括號稱是無比強大的Zodiac: Director’s Cut (2007)中的導演講評我也聽了兩次,但3:10 to Yuma與其說是在講“怎麼”拍這部電影,更強調的是“為什麼”要拍這部電影,觸及到更多創作核心與戲劇的手段,比起技術面的分析更吸引我。

以下是我的導演隨片講評針對劇本摘錄的筆記:

為什麼要重拍3:10 to Yuma

導演提到自己在17歲時因為看了這部電影而深受其影響,他一直以來就想用自己的說故事方式來重新詮釋這部電影。原本故事中有些隱而未現的東西反而是導演更想挖掘的,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舊版電影中,Ben Wade在Bisbee落入Butterfield等一干人的手中後,直接切到他們抵達Contention,等待著3:10 to Yuma的火車,主要的衝突與場面都集中在此二處。然而,Mangold把這部電影看作是一個“旅程(journey)”,他想知道在一干人從Bisbee到Contention的旅途上發生的事情與眾人的關係變化為何,也因為有了這一層的挖掘,促使他寫下了與舊版電影完全不同的結局。

(如果你/妳沒看過這部電影,請停止閱讀本文,先去看電影。)

兩位主角的關係

除了結構的調整外,新版更重視男主角Dan Evans的處境的描述——他是誰(打過仗,受過傷,這種精神與生理的雙重傷害,使他後來的旅程更加困難)?他與家人的關係為什麼(很窮困,且大兒子William Evans明顯瞧不起他,反而更受法外之徒們的態度/生活方式吸引,這也是Dan在旅程中急欲改善的關係——如何不讓William走上歧途)?在導演看來,Dan並不是傳統意義中的“英雄”,他押送Ben Wade上火車的動機起初是自私的(為了錢),他的處境幾乎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可悲。在旅途中,儘管初衷不變,但他開始對Ben Wade的看法與對自己的處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導演利用Dan的反思,暗示當時的美國(2007年)對待戰爭中受傷士兵的態度:

Dan提到當時政府補償他戰爭中斷腿的金額是198.36美元,但後來他領悟到 …was they weren’t paying me to walk away. They were paying me so they could walk away.

另外,為了鋪墊出最後驚人的大結局,Mangold在設計Ben Wade的出場可是花盡了心思,導演稱他為”the bored king”(可理解為孤高的國王),他對於自己的“事業”顯得異常的冷漠,從Ben Wade第一次出場就看出導演的暗示:他在畫樹枝上的小鳥的素描,不同於一般的匪幫,他將指揮打劫行動的工作交給他的第一副手(某種程度上也像他的兒子的)Charlie Prince,自己與眾手下保持著一段距離。行動開始,他也一直像是個旁觀者,並不介入,直到行動出狀況,他才有所動作。在Mangold的世界中,Ben Wade不是因為喜歡打劫或想藉做壞事來“留名青史”(Charlie是這種傾向,從他選擇的名字、說話態度與打扮自己的方式可看出)才選擇這種生活形態,而導演讓他在與Dan的一次交談鐘透露出他的“價值觀”—— It’s a man’s nature to take what he wants, Dan. 在Mangold看來,電影中的角色不是用“好人”或“壞人(villain)”來分,沒有人早上醒來就是想著我今天要來做什麼“壞事”,也許他作的事情在別人眼裡是“惡”的,但在他自己的世界裡,他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和價值觀來對自己解釋做這些事情的動機,反而阻止自己的人才是“壞人”。

[許多電影之所以沒能讓觀眾相信這些人或這個世界,最關鍵的原因之一就是沒能建立好角色的動機(或是沒演出來),使得觀者無法理解為什麼電影中角色的行動,一旦有這個懷疑且完全不給任何暗示時,觀眾便很難跟著故事與角色走下去。]

最後Mangold表示,當他在思考這部電影的故事與角色時,並不是將之看成一部good v.s. evil的電影,反倒是一部buddy film(搭檔電影),Dan與Ben Wade是一起踏上旅程的搭檔,而他們的對立(與之後的化解)是影片中的重要衝突與推進(Charlie的追逐是外部壓力,也是衝突之一)。

拍一部西部片V.S.拍一部電影

Mangold: Most directors start making a movie about other movies, making a movie about a genre, not the story. 這讓我想到在課堂上聽到教授講McG在拍Terminator Salvation (2009)的八卦,說他每天背著一個裝滿DVD的背包到現場,放給攝影師和其他的成員看其中一段影片,指示他們說這就是今天某場戲的拍法!雖然很好笑,也嘲笑了一下此電影毫無靈魂又充滿匠氣,但我個人覺得這個傳聞的真實性不高,也許有幾個鏡頭(明顯的)是這樣參考一些經典橋段,但以好萊塢拍片的常態來說,不會到現場才知道今天的戲是要怎麼拍。不過,從這例子就能知道許多導演往往太專注於表現的形式與手段,反而忘記了故事與角色。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清晰的信念,James Mangold可以駕馭各式各樣不同的題材,看看他的電影作品年表:

2010 Knight and Day (動作/喜劇)

2007 3:10 to Yuma (動作/西部)

2005 Walk the Line (傳記/音樂/愛情)

2003 Identity (心理驚悚/懸疑)

2001 Kate & Leopold (浪漫愛情喜劇/穿越!)

1999 Girl, Interrupted (傳記/劇情/小說改編/女性題材)

1997 Cop Land (犯罪/劇情/席維斯史特龍!)

1995 Heavy(imdb上說是劇情/愛情)

(他目前正在籌備新一集的金剛狼,也許之後可以考慮挑戰科幻片、戰爭史詩片與音樂劇了,這樣差不多就把能拍的類型都拍完了…..)

Mangold強調他對舊版3:10 to Yuma的愛的證明是,除了此部翻拍之外,他的第二部導演作品Cop Land其實就是現代版的3:10 to Yuma。[主角的編排與主題有雷同之處,但情節與結構上差蠻遠的。]

結局

舊版結局是Dan與Ben Wade兩人一起跳上3:10去猶馬鎮的火車,暗示他們可能會一起攜手開創新人生(原來那時就賣腐了?)。Mangold的結局則是震驚了很多觀眾(包括沒看過舊版的在內):Dan在Ben Wade與William的眼前被Charlie擊中,倒在血泊中,(悲痛的)Ben Wade接過Charlie帶給自己的“上帝之手”後,瞬間將自己的部下一一擊斃。看到這裡,觀眾的第一反應通常都是不能接受,Charlie雖壞,但我們對他仍是有這麼一點感情在裡頭(對老大的忠心),而Ben Wade居然為了一位“新外來者(相較於他們的匪幫)”將前來救援的手下殺死。Mangold解釋了他試圖暗藏的玄機:兩對父子(Dan+William V.S. Ben Wade V.S. Charlie)關係中,最後分別有一位父親與一位兒子活下來。在導演看來,他精心鋪陳的Ben Wade(孤高的國王、漫不經心的態度、與Dan的友情等)是能很順理成章的能走到這個決定的。

在此奉上電影中最令人激動的一場shootout(那段熱血配樂曲目是Bible Study):

其它

此導演講評音軌還有許多關於拍攝時的豐富細節,他仔細分析許多大大小小的決定背後的運作邏輯為何,從前期籌備(“我以為我入圍了奧斯卡後,大家比較願意給我錢拍西部片,完全就是我的幻想”)場面調度、攝影、音樂與音效的使用(當年入圍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與最佳混音)、場景選擇、美術只導、演技分析(包括幾個主要演員怎麼詮釋他們的角色)、現場的災難(暴風雪!)等,見識一下拍電影是多麼美妙又心酸的工作,衷心推薦給大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