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曉茵副教授的兩堂課

如果說沒有沈曉茵教授就沒有今天的我,真是一點也不誇張。

大三時,我除了系上必修課之外,其它所有的空檔都拿去選藝術、文學、心理學和電影相關的課程。還記得當時的台大課程網剛變成現在這副新版的模樣,除了一直去外文系看每個年級的課程之外,還不停的想出各式關鍵字搜尋。總之,我大三大四那兩年,大概把台大所有開過的電影課都上完了,而其中對我影響最深遠的,莫過於沈曉茵教授開的“紀錄片和實驗片的美學與政治”和“電影藝術與意識形態”。

這兩堂課的上課形式皆為先看片、後討論,每次上課前都得先將指定閱讀自行消化完畢,在課堂上也許會或不會觸及。我還記得紀錄片課第一部看的長片電影為Nanook of the North (1922),當時看完,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天啊,這整學期的電影都會是這種會讓人昏昏欲睡的嗎?但隨後轉念一想,若不是因為此課程,我也許一輩子也不會認識或觀賞這部電影。所以,放馬過來吧!幸好如此,我才得以開啟自己的(沈睡)電影觀賞之路。

看完片子後,休息個十幾分鐘,教授就會開始跟學生討論剛才看的電影。一開始大家比較不踴躍,教授就會開始點人回答問題(通常都是先從外文系的學生下手,再慢慢點到外系的)。到後來,學生開始慢慢習慣這樣的上課模式,再加上自身的興趣和熱情,班上的討論氣氛也就愈來愈好,學生積極的回答教授的問題之外,也會主動提問。不過我記得一開始課堂的氣氛很肅穆,因為沈曉茵教授比較不會針對學生的回答表達意見或告訴你/妳對錯,常常學生會在老師的反問之下愈答愈沒自信。慢慢的,大家的自信心開始建立,且也發現回答的內容的對與錯往往不是重點,重點是學習怎麼去觀察和推論你/妳欲表達的觀點。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蠻不容易的,班上多數的學生都沒有電影分析的背景,外系的人包括我在內連基本的文學理論背景都沒有。但大家並不畏懼發言或提問,因為殊不知台下的其他人或許也抱持著相同的疑問或錯誤的見解。縱然現在已經想不起來具體在課堂中學到什麼內容,但這個學習經驗和態度卻深深的影響了我。正如同Albert Einstein所言: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she learned in school.

軼事:大三下上完“紀錄片”後,我拿到89分,大概是我大學屬一屬二的高分(我功課很爛)。我當時就已經打定主意之後要申請電影製作研究所,只是還沒有確切選校。我跑去找教授問她可不可以給我點意見或是幫我寫推薦信,教授抬頭看著我,一副“妳哪位?”的表情看著我說:妳想申請哪所?妳東西準備好了嗎?我雖然沒嚇得魂飛魄散但當場答不出話來,摸摸鼻子道謝完就走了,當時便暗自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好好準備之外,也要讓沈曉茵教授認識我。所以,一個學期後,我就選了“電影藝術與意識形態”,那時每週念得最認真的課就是此堂跟歐茵西教授的俄文一下(語言課本來就得花很多時間,外加歐茵西教授上課進度實在是太兇猛了…)。此外,我還自願做沈曉茵教授的課堂講義中的一篇文章的口頭報告,本來想說才六頁的英文文章,是能有多難。沒想到那是法文的<Cahiers du cinema (電影筆記)>的英譯版,那篇在講什麼符號、象徵、符旨之類我聽也沒聽過的理論。花了兩個星期研究後,最後在一知半解的狀態下硬著頭皮上台報告,幸好結局不至於太慘烈,矇對了一半的內容。幸運的,沈曉茵教授認同了我的努力,大方的幫我寫了推薦信,之後在我出國求學的路途上也常給我些建議和鼓勵。謝謝老師!希望我沒讓妳失望!

(但我至今真的還是不知道那篇電影筆記的文章到底在說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